2015年06月09日

世上沒有哪份愛是沒有原因的


是人都希望得到上天的垂青,受一世恩寵,享一生榮華吧!可又有多少人有幸如此,寥寥無幾。

人們總是羡慕成功者,然後慨歎命運對自己不公。有多少人反思過自己,想過自己是否真俱備了成功的資本?以前曾落入俗套追著那些言情、偶像劇看,羡慕女主的運氣,不論家世顯赫或灰姑娘一個,總是能得到高富帥的青睞,最後一起幸福的生活。現在想想曾經是不是太閑了,居然會把時間花在這無意義的偶像劇上。

呵呵,不過如果沒有追偶像劇看言情的荒蕪時光,或許不會懂得得到需要資本,愛需要原因,需要理由。世上沒有哪份愛是沒有原因的。一直頌揚的父母愛,也是因為你是他們愛的結晶,希望的寄託,而情人間就更不用說了,因為身上的某種特質相互吸引才會萌生愛意。

分手,其實不需要找太多理由,只一個我在你身上尋不到愛你的理由就夠了。其實童話不只是屬於安徒生,童話也屬於現實。灰姑娘的童話愛情真實存在,偶像劇的劇情也會存在。藝術源於生活,不是嗎?

想要當灰姑娘的女生大把,夢能成真的卻如滄海一粟。不是因為王子少,而是你身上沒有吸引王子的特質,不值得為你拋棄世俗的偏見,不值得放棄如畫江山。誰最先吃到天鵝肉?毫無疑問是勇敢的癩蛤蟆。因為他勇敢,打動天鵝的心,所以天鵝甘願放低自己。

張愛玲說遇見他,她變的很低很低,低到塵埃,但內心卻是歡喜的。因為找到了愛他的原因,所以高傲如她亦能放低身段,甘願為他背負駡名。

其實愛一個人的最好方式就是經營好自己,給對方一個優質的自己。我相信鑽石吸引鑽石,所以想要吸引鑽石,就要先讓自己變成鑽石。想要得一心人,白首不離的愛情就要讓自己一直有被對方珍愛的理由與資本。其實,愛情,友情都無關門第,同類終會聚到一起,梧桐終能引來鳳凰,只要你有這個資本,世俗偏見不會是阻擋你的藉口、障礙。

続きを読む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8:08|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5月26日

微笑著看春暖花開


多年以前,那個相約春天的女子如今何在?

那年的春天,與你相約,可以轉身,可以再見。也許若干年的時光,讓彼此陌生,nuskin hk卻也在某個刹那回首,那段相識的青春,芬芳了你我各自的人生。

另一個春天,又再次與你相約,相約分別,相約遠離。或者,彼此都要孤獨一些日子,過自己的生活,也渡自己的心情。讓所有的過往在心中沉澱,慢慢累積成一份厚重的誓言。

我不問為什麼,做什麼,我承諾:我會遵守約定,堅持一份心情,給予一份瞭解,學會暫時割捨,讓心自由高遠。

喜歡怎麼樣的生活……

我曾告訴你,有一個好朋友,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以純真的心情面對一切,懂得寬容,心事單純,這種人生方式值得欣賞,不累也不厭倦,那種人生的選擇完整而美好,輕鬆而自由。而我更想告訴你的是,無論要走多少的路,nu skin 如新無論看到多少的風景,保留我們本性中至真至純的東西,一生都不要改變。

我一向喜歡平凡、簡單,你一直在逃避,卻也一直在思索。明白你的孤獨,你的寂寞,甚至你的冷淡和你的無所羈絆。但也分明看到你心底的無奈和失落,所以,相約春天的約定,我只有點頭,不可拒絕。

在這一季的風和日麗裡,我看不見你純潔的笑臉,也看不見你的傷痕,卻依然感受到你的負累。

可是,心靈的枷鎖一直背負著某些沉重的痕跡,烙印深深,誰可以輕鬆抹去?

沒有誰願意傷害別人,友情應該是不敗之花,隨時光流逝,隨青春老去,卻愈久愈深,愈長愈厚,而瞭解的相知,就應該是一輩子。

緣分也是斷斷續續、長長短短的相牽相連,偶爾想念,也可以是一種永遠。有時,面對現實是殘忍的事,面對自己卻又是迷茫的事。但你又想去向哪裡?做著某些年少時無法實現的夢,懷著某些一如既往燦爛的希望,追尋你的某些理想,nu skin 如新讓我感動也讓我真心祝福。

又是陽春時節,知道你愛著某些春天的消息,友情也是在來時來,在去時去,也是一個緣字,更是一種約定。

和你的友情在歲月的風雨中平靜如水,沒有波瀾,那種自然平和的極致讓人留戀,卻也讓心雲淡風輕,你懂浪漫不只是某個清晨的朝霞,你也懂得珍惜應該是一生一世的永恆。

約定再續友情也是友情,哪怕空白、遺憾,憂傷還是祝福,我會懂得呵護並珍藏。只是,在短暫的別離之後,你的前方還有些什麼,或許,你還會孤單,還會寂寞,但希望我的友情珍存在你的心裡,我的祝福可以讓你一路平安。

“再見”是未知的一句話和一種心願。人與人之間,有再見的悲哀,也有永不再見的快樂。但我祈禱你我可以在重逢時依然,還是一張淡淡的笑臉,只輕輕的一聲問候,就可以在友情的路上,看到花開如海,陽光一片。

而春天是個美麗的季節,nu skin 如新結著一串紫色風鈴般的心願,誰說,時光

不可以回頭,誰說分別一定要挽留,而那各自行進的路上,仍然有掛牽,有關懷,有想念,有祈禱。

再見不遠的春日時節,但願有少少的風雨,不會淋濕這一片記憶。我也期待,在那一片風光明媚的某一時刻,微笑著看春暖花開,看美麗向陽。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6:37|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5月06日

你我的感情


路,還在
只是這一次開始,又不知道在哪裡結束
你我的感情 敵不過時間 世情
你我疲倦如旅人
走走停停

暖生是我認識的第一個朋友。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第一次見她是在幼稚園,她身材微胖,總是紮著兩條粗粗的辮子,有些土,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擠出兩個深深的酒窩,她用她那髒兮兮的小手在我的白色連衣裙上留下深深的印記,從此我便牢牢的記住了她。

暖生是我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也是我童年時唯一的朋友。她高過我一個腦袋的個子和有些超標的體重,和我站在一起總覺得有些不協調。可她卻總喜歡扯著我的衣角,跟在我身後,我到哪,她就在哪。

"四月,你看,那是海嗎?"

"四月,你說葉子落了會飄向哪兒?"

"四月,你,會離開我嗎?"暖生總有很多問題,小小的她,眼神裡似乎有很多小秘密。暖生好像沒有家,我也沒有問過她她的家在哪。每次媽媽催我回家,她總是可憐兮兮地看著我,

"四月,你要走了嗎?"

"四月,其實...其實..."暖生總是這樣話到嘴邊又欲言又止,"四月,再見"她眼裡閃過一絲憂傷,攥著衣角,嘴唇咬的緊緊的。

我記得,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她。

等我再去找暖生的時候,她已經離開了。有人說她是沒人要的野孩子,所以不定期的繼續漂泊;有人說她的媽媽帶著她跟著別的男人私奔了。許許多多的猜測,可總沒有人知道她離開的真相。從不知道她家在哪,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再沒有聽過她的故事。好像她從不曾出現。

"四月,再見"

那一次的道別,原來是真的告別。

每一次遇見都不是偶然,是你與我無數次回眸,唯一一次眼神交匯。這一秒我和你錯過,下一秒你我又不知身在何處。我和你並肩走過許多路,涉獵過同一種風景,可你卻消失在半途,自此以後 海角天涯 天各一方。

2010年夏天,這一年夏天和往年一樣燥熱。與暖生已分別12年。我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距離暖生很遠很遠的城市。

"四月,是四月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瘦黑瘦黑的臉頰,小小年紀的她耳鬢竟生出了絲絲白髮,只有那對深深的酒窩,讓我一眼認出了她。

"你,是暖生?"我有太多的疑惑。

"四月,你還記得我"暖生的眼神澄澈如水,"你,還好嗎"

"當年為什麼不告而別?"

"四月,對不起..."暖生總是這樣,compass college 啟示書院意味深長讓人難以捉摸,"我有我不能說原因,所以,四月,別再問了好嗎?"


無數次的回眸,再一次的相遇。你我如水的純真,悄然消逝,笑靨如花已是似水流年。當我與你再度擦肩,你留一笑面,再無交結。

暖生的父親是一位精神分裂的患者,當年,他發病時砍死了她的母親,小小的她,背負著沉重的傷痛,為了家,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挑起了重擔。她自此以後,帶著患病的父親流離在各種市鎮之間。

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自從那次碰面以後,我便常常去看暖生,偶爾帶些衣物,偶爾帶些吃的,起先她還總是推脫,後來也就不再說什麼了。每次我去看她,他的父親總是縮在角落,畏懼地看著我,碎碎念著什麼。

生於向陽,春暖花開。


在暖生的強烈要求下,我沒再見過她,如新集團甚至連她的消息也無從得知。

"四月,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再見"這是她與我的最後一次道別,說這話的時候,她笑的很釋懷,瘦骨嶙峋的臉頰讓她的酒窩顯得越發深邃。

所以,暖生,珍重


"四月,你看,那是海嗎?"
"四月,你說葉子落了會飄向哪兒?"
"四月,你,會離開我嗎?"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5:17| Comment(0) | 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