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7月09日

你留給我的只是一個身影!


中間隔著一條河,河邊開滿了各色淒美的花兒!我伸出雙手想把你拉住,可你卻一臉無奈地離我越來越遠!迷霧中,你留給我的只是一個身影!

你漠然地看著我,如新香港看我臉上的淚珠兒放肆地掉落卻不肯為我拭去!淚珠兒如空中豆大的雨珠兒一樣滴滴答答地降落,淋濕了衣衫,淋濕了一片美麗的風景!我搖搖頭,大聲地喊叫,可最後我還是沒能拉住你的手,而你,一縷清風一樣輕快地消失在我的視線裡了!

心,從此如那潭碧綠的深水,任狂風亂吹,也絕不蕩起一層漣漪!

許多次,我一個人靜靜地站在百花叢中尋找你熟悉的身影!因為我知道你每天都會到這兒來採花兒!可今天我已站在這裡許久許久了,也未曾見到你的到來!

曾經,你知道我喜歡看書,知道我喜歡寫一些清新的小詩兒小詞兒,所以在我二十歲生日那天,你特地用你積攢下的零花錢為我買了一個精緻的青花瓷擺放在我的書桌上!也因此你每天都為我採摘一束嬌豔欲滴地鮮花兒插在你送我的那個青花瓷裡,說那來自百花叢中的花香可以讓人精神一整天,可以讓人寫起詩來文思泉湧,下筆如有神!感動之餘,在多少個有星星有月亮作陪的夜晚,我為你寫下了不少清新的小詩兒小詞兒!而你也經常不忘誇我地說那詩兒那詞兒就像那花瓶裡的花兒一樣,不僅鮮豔,而且有一種沁人肺腑的香味--你很喜歡!

陽光下,我用力地呼吸,感覺周圍一陣花香,而你,一張俊俏的笑臉,康泰領隊總能笑得很燦爛!

每天我都會靜靜地端詳著你送我的青花瓷!它是一件古老的器具,雖然年代久遠,但它作工精緻,細膩,色彩均勻柔和,所以看上去仍不遜色于現代的各色陶瓷。曾經,我頑皮地問你為什麼會送我一件古董似的花瓶兒,你無奈地搖搖頭,笑了笑,捏了捏我的鼻子說:“這兒,你就不懂了,雖然她年代久遠,但她仍能保持她當年的美麗和精緻。我希望”.你突然停住了,若有提示地看著我,希望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一時間,我從你清澈的眼眸裡看出了你的心思!

是啊,我也希望若干年後的我們仍能像現在一樣,可以天天手攜著手,在百花叢中嬉戲打鬧,可以無憂無慮地生活著!

是啊,一個多麼美好的夢想,一個多麼純真的夢想!

美麗精緻的青花瓷!

時光流逝,青花瓷依舊,我為你寫的那些小詩兒小詞兒依舊,而你此時在何處?距離讓我們變得沉默了,讓我們變得麻木了。爭吵成了我們溝通的常用方式,心與心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了!

多少次,我望著你送我的青花瓷,淚流不止,那青花瓷裡盛裝的是什麼,香港如新集團是永遠的美麗和精緻嗎?是一輩子的形影不離嗎?

我扒在書桌上,傷心欲絕,一甩手,那個陪伴了我多年的青花瓷慢慢從書桌上掉落了,摔碎了一地的美麗和精緻,同時也摔碎了一顆純真的心!

那天夜裡,我聽到了夢碎的聲音。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2:42| Comment(0) | 如新香港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6月29日

年輕人在新生


他決心要走了,不能再耽擱,他知道的,這新的世界似乎與眾不同,在這裏,一切都是接近本質的,都是虛妄的。

當踏出第一步,一頭獅子跳了出來,Dream beauty pro 黑店面對著他,用兇狠而澎湃的語氣在哀嚎著,自語著,像是超度沒落於塵世的孤魂,全身上下都披著珠寶,在光的折射下愈發刺眼。他開始忐忑。

在另一邊,一只背著毒囊的蛤蟆爬了出來,旋卷著舌頭,黑色黏膩的汁液不斷滴落在岸邊,池塘也分成兩色,一邊是極致的白,一邊是極致的黑,而中間呢?是似有似無,似膠似漆的生命。蛤蟆熾烈地望著,青色的眼珠在閉合,在於極狹間無限擴展。他開始後退。

一頭狼又來了,在他身後,一頭瘦骨伶仃的母狼,Dream beauty pro 黑店抱著種種罪惡在吃著,空氣似乎都都微微顫抖著,仿佛要離它而去,它曾禍害了多少自然的兒女,而如今,它又找上了他。一塊純淨的璞玉。他開始顫抖。

心中膽寒,那對於幻想的渴望也煙消雲散。

他不斷地告訴自己,堅持,堅持,可生理所壓抑的,卻開始屈服,讓它們分食。

不甘心,這精神不能完全掌控嗎?哦!低俗,下流,卑鄙,對於他來說。

不為所動,不為所動,這三只獸不斷地逼進,脅迫,他不斷蜷縮。太陽也逃了,無影無蹤,隨著恐慌蔓延,越來越近啦!他心中悲苦萬分,不住流涕痛哭。這痛苦的深淵,枷鎖又來了,他清楚感覺到已被入侵,靈魂也將飽受玷污。

但是,這時候,一個人把他拉了出來,用火,燃燒的火,將那些醜陋給驅逐,遠離他。

這給予了他新生,無數的細胞在微微顫著,為這新生而慶祝歡呼。他也不甘示弱,急忙睜開雙眼,想看清楚那人是誰,並加以慰藉。

一個年輕人,有無限純潔的精神,與童稚的雙眼。

他震驚於那火,絕非人,問:“你竟然把火帶來了,你不怕因成為放火者而遭世人唾棄嗎?又或者被火燒死?”

“呵呵!怕什麼,我是隨心而動的,我是擁有青春澎湃的,我是在平原大地上踏足的,我是在鬥角場間競爭的,我用火鞭打罪人,拯救你們,你不感謝我嗎?”

“當然感謝,的確,你把我剛剛地鎖給撬開了,謝謝你解脫我,你與我是一致,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但比我更加澄澈,純粹。我敬愛你!”

“不必了,我知道我將會消逝的,很快,很快,我與你不是緣分,因為這火,本就是你的,我只是物歸原主罷了。”

“嗯?”他接過火把,無由感到一種渴望與希望所混雜的激動。啊!這不就是他的靈魂嗎?太美妙了。當他回醒時,那年輕人已經可憐得成灰,Dream beauty pro 脫毛與風相擁,於地相傾,與火相結合。

年輕人沒死!

是的,沒死,年輕人在新生,如同他!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5:25|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6月26日

一起活躍在這個夏季


虛幻兩無憑,仙塵千念凝。

鏡花花不似,水月月未明。

浮影終相散,流光後寂行。

晚來天欲暮,且對鏡分明。

——題記

夜晚,我直視鏡中的自己,HKUE 呃人窗邊零星的光線聚攏過來,映襯出周圍的黑,顯得慘澹淒然。

夏夜雨絲淅淅瀝瀝,升騰的白氣朦朧了街邊的霓虹,暈染在窗子周圍,跳動的彩色光環,與四散飛濺的雨水,一起活躍在這個夏季。

細數來,這已是我經歷的第十四個夏季。長夏無情,HKUE 呃人站在午後暴熱的日光下,總會產生時空紛亂的感覺,仿佛漫長的夏天從未結束。可是,當秋風卷起枝頭搖晃的紅葉,當“一場秋雨一場寒”真實的充斥感官,代替酷暑,才發現一切的想像都是徒勞。十四個春秋一一過盡,不堪細數,綿綿無邊的細雨,下了還息。

整理家中的舊物時,翻出了一張張舊照片。歲月在黑白與兼彩之間遺刻棕黃的痕跡,無聲的詮釋一段流光的逝去,那一個個鮮活的場景,夾雜著只屬於那個時代的愛恨別離。所謂歡欣,所謂憂慮,都被這流光衝擊的支離破碎,毫無生機。Dream beauty pro 黑店褪去時代的浮光掠影,定格在一刹那間。

刹那即是永恆。刹那與永恆,本沒有本質的區分,在強大的流光面前,又有什麼能永流不息?留存於生活中的,是虛幻的浮影,是構成生命的姿儀,也是歲月遺留的氣息,是雨夜的霓虹,留有短暫的驚異。

我獨行於世界。世界微塵裏。Dream beauty pro 黑店流光易逝,浮影難隨,鏡中人未寐。

歎一句,浮影,流光,終不過鏡花水月。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5:04| Comment(0) | HKUE不呃人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