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3日

被你包容,為你傾心


今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的燥熱,加之工作生活中的煩心瑣事,心情甚是鬱悶,因此,時不時會冒出逃離這酷熱難耐浮華嘈雜的地方,去找一處清幽避靜的地方度夏,安放浮躁的心靈,那怕是極短的一天半天也好。有了這樣一個想法,也就無法按捺內心的躁動,它像浮著的水瓢,摁下去又會漂起來,撩撥得人心癢難耐,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都要生出心病了。

一個週末上午打完球,坐在辦公桌前隨手翻看案卷時,有好友來叫,說約好了數人正要去黃香溝自助野炊,問我去不去。以前曾聽別人不時提起露骨山下的黃香溝夏季如何迷人,自己也曾多次乘車從旁經過,但是沒駐足過。既有朋友相邀,又可了卻心願,我便欣然結伴前往。

出了縣城一路西行,過了殪虎橋,透過車窗望去,滿眼的綠色鋪天蓋地,漫山遍野,仿佛一下子置身綠色的海洋。金黃色的油菜花,美如綢絹做的馬鈴薯花,反倒成了綠的陪襯。偶爾裸露的白色岩石,像是途徑此地的行者,詫異於這裏綿延廣袤的蔥蘢綠意竟裹足不前,匍匐不起。

在抱團成簇的柳樹招搖下,在娉婷玉立的白樺婆娑中,在高聳挺拔的雲杉注目間,我們乘坐的車輛七拐八彎地駛過蜿蜒陡峭的山路,終於到達了海拔3000米的分水嶺觀景臺,看著剛剛經過的曲折險峻的攀山道路,有點腿顫心悚。抬頭再望海拔近4000米的露骨山,雄偉蒼莽,綿延挺拔,震撼心靈。我們驅車緩緩西行數百米,就到了滿是期待心儀已久的黃香溝了。

放眼望去,黃香溝三面環山,溝口狹窄,地勢南高北低,像一個側半部埋置土中、上側部暴露在外、鑲嵌奇花異草的倒置傾斜的綠釉寶瓶,與周圍的山勢渾然一體,瓶底緊依東西橫亙的露骨山腰,瓶口搭在路邊,有涓涓溪流汩汩湧流而出,Diamond水機似帶著黃香溝迷人的靈異之氣。

沿著舒緩的高山草甸斜坡,腳踩綠草黃花織就的鬆軟坦途,欣賞著綻放在綠茵地上滿眼的黃花,徜徉在奇異的花草世界,不由人心生感動,神清氣爽,安心樂意,怡情悅性。在移步換景間,和朋友談笑中仔細辨認著開著黃花的委陵菜,圓葉黃堇菜、酥油花、驢蹄草、金露梅、蕨麻等花朵各異的生物形態,細數著賞識著每種花的花瓣和花蕊的差異和俊秀。

當然,極易辨認的蒲公英就不用提了,只是花已開敗的長成了種子,白色冠毛結成的頭狀絨球,潔白輕盈,溫柔可人,在山風中微微顫動,欲罷不能,欲飛還休,似有不舍,卻心有所歸,讓人心生憐惜愛意。花瓣紫色的短葶飛蓬、狗哇花、野豌豆、錫金黃芪、飛廉、柳蘭等隨風舒瓣,輕盈曼妙,風姿綽約,不時有蝶蜂嬉戲飛過。

還有俗稱羊羔草的珠芽蓼、川甘火絨草等白色的花枝映襯其間,競相盛開。這裏的鮮花大都謙卑含蓄,不善張揚,很少見到特別驚豔眼睛的花朵。可當我們行至半山腰時,眼前一亮,依著低矮的爛漫盛開的金露梅銀路梅樹叢,一株株罌粟科紅花綠絨蒿輕倚著季節的暖,在青山綠草間流光溢彩,嫵媚妖嬈著又一個流年歲月。

和好友們行走著,談笑著,欣賞著花開,嗅聞著花香,內心充盈著感動,似有許多的感慨在心中浸潤湧動。人走累了,心感染了,再也不用裝作矜持,再也不必講究體面,再也不需顧忌牛糞會弄髒你的白色長褲青草會染綠你的真絲短袖,放下架子,放飛心情,枕著雙臂仰臥在快意怡人的花草叢中,讓花輕撫,與花對視,以一顆虔誠敬仰的心態親近大地厚愛自然。

你可隨手摘下一瓣扭旋馬先蒿的花瓣放在口中慢慢地吸吮,任由花草的芳香甜蜜感覺在舌尖上游走,喚起少兒時就曾這樣吸吮丹參花瓣蜜汁的幸福快意,頓生對自然萬物的崇敬感恩之情。仰望朵朵白雲隨性恣意地輕搭在山峰,在澄藍浩瀚的天空下相映成趣,相得益彰,白得透亮,藍得澄明。

飽經風霜的露骨山袒胸露懷,在太陽下熠熠生輝,像一位閱盡風塵、久經滄桑、偉岸堅毅的智者,深情地俯視著眼前的一草一花、一樹一木,以及山腳下熙來攘往的車流人影,沉默著,思索著。盤桓的蒼鷹,飄動的羊群,更增添了這裏的空靈靜謐。高原的夏風溫暖愜意,高原的驕陽熱辣酣暢,高原的天空深邃清幽,高原的景色悅情怡人,高原的夏天清麗如畫。

一處風景,描繪出一段心路;一脈心語,蕩漾出一片情懷。放飛思緒,任由心底氤氳的情愫,穿越蒹葭蒼蒼,跨越時空長廊,以一朵花開綻放的姿態感悟自然體味人生。人,一生有幸經歷許多個四季的輪回,在歲月更替中賞花之絢爛水之靜美,吼唱天不老地不荒歲月長又長,蹉跎了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而這裏的一草一花,卻沒有漫長的四季光陰任其揮霍,在悠閒慵懶中生長開花結果。

它們甘願守時踐諾,緊隨夏季倉促的腳步,來趕赴前世無悔的相約,應景而生,應季開放。它們沒有牡丹的雍容華貴,沒有玫瑰的雅致傳情,也沒有太陽花的幸運可以漫不經心地四季常開。你來與不來,我在這裏依然花開花落,無怨無悔;你懂與不懂,我在這裏依舊明媚如初,淡泊清寧。花的綻放雖驚豔不了如流似水的時光,但可以溫柔寒暑更替的歲月;雖更改不了萬千世事的滄桑,但可以溫暖你我心中曾有的薄涼,種一樹菩提,鑽石能量水 騙局長成蓊鬱蔥蘢的模樣。

人生境界亦當如此,就像這裏的每一朵野花,儘管卑微渺小,但不隨波逐流,該堅守追求的,就要持正守中,毫不動搖;對於有些東西,索取時要有底線,不迷失自我,堅持本真。就像這裏的一切,變化的是過程,不變的是永恆,我們欣賞花草變化中的多姿多彩,亦仰慕大山堅守不變法則的精神。我願把對生活取捨的理解和內心的豐盈安放在這似水流年,把生活的況味煮進釅釅的濃茶,和著酒的濃香與朋友暢飲開懷,隨歲月的腳步,敬自然理性,遵社會法則,做真實的自己,過理性的人生。

當我再次回望夕陽餘暉下的黃香溝時,它顯得更加清幽,更加空曠,更加明麗,讓人不忍辭別。盛夏清麗的黃香溝啊,我多想用虔誠景仰之心,更多地讀你,親你,懂你,被你包容,為你傾心。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7:54|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9月17日

站成了生生相錯的孤單


情不為因果,緣註定生死。相傳以前,有兩個名字分別叫做彼和岸,上天規定他們永不能相見。於是,藍天白雲下,狂風暴雪中,只有蕭聲悠悠,只有肝腸寸斷,彼和岸,就這樣分開了,日程年久,花開彼岸,成殘缺淒涼的美麗。康泰導遊彼岸的花朵,觸及淒涼的悲哀,花開彼岸,花葉相錯,站成孤獨,站成海枯石爛,花葉不再相見,彼岸花開,站成了生生相錯的孤單。

彼岸花,又名曼珠沙華,它開在冥界忘川彼岸,花開時無葉,有葉時無花,開在黃泉路上,成唯一的風景。

相傳很久以前,某個城市邊開滿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華,也就是彼岸花,它的花香有一種魔力,讓人可以想起前世的事情,守護彼岸花的兩個妖精,一個花妖叫曼珠,一個葉妖叫沙華,他們守候了幾千年的彼岸花,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面,因為開花的時候,就沒有葉子,有葉子的時候沒有花。他們瘋狂地想念著彼此,並被這種痛苦折磨著。終於有一天,他們決定違背神的規定偷偷地見一次面。那一年的曼珠沙華紅豔豔的花被惹眼的綠色襯托著,開得格外妖冶美麗。

從此世間有兩種不同的彼岸花,康泰領隊一個長在彼岸,一個生在忘川河邊。

彼岸花,你的赤紅如火如茶,你站在彼岸的邊上,一站就是一世,你開出了絕樣的美麗,你開成永恆的遙望,你開在了彼岸與此岸的兀自彷徨。有多少煙花事,有多少塵間夢,彼岸花,你超出三界外,你不在五行中,你生在弱水彼岸,無莖無葉,絢燦緋紅。佛說,你就是忘川河畔,曼珠沙華的傳說,你就是花開彼岸時,花開無葉,葉生無花,遙望在生生相錯的彼岸,想念相惜,卻永不得相見。

曼珠沙華,你另一個美麗的名字,你在馬路邊大片大片的開著,你的那種妖紅,讓我忽略了你是在吸收幽靈之後,變成的紅色,你是永遠不可能被喚醒的前生記憶,在三途河岸的彼岸裏,你是血一樣的妖紅。彼岸花,你有著如夢如幻的名字,看你在田野間,在草叢旁,在大路邊,彼岸花,我看見你,在孤獨的開呀開。

彼岸花,傳說裏,你站在彼岸,開到荼蘼,開在阡陌,開在對奈何橋畔的絕望,開到不願忘記自己前世曾是曼珠沙華,開到絕美的孤獨,開到生生相錯的守望。

彼岸花,傳說裏曼珠沙華來把你找尋,你站在彼岸,吟便了離別的淒美,絕美的花呀!你就這樣相望於天涯,看不到你身上美麗的葉,聽不到世界裏優美的歌聲,你走上奈何橋,你喝了孟婆湯。彼岸花呀!你忘記了美麗的葉,你忘了對面就在彼岸的山頂,你忘記了曼珠沙華站在旁邊一枝盛開的雪蓮邊,在千年的把你找尋,彼岸花,妖豔的花,孤獨的花,絕美的花!

彼岸花,你忘記了曼珠沙華還站在彼岸,等著你來。花開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葉生生相錯,永不相見。它來了,你走了,你來了,它已走,生生相錯,此站彼岸,站成孤獨,永不相見。

彼岸花,我看見你開了,開的那般妖豔,開在那無盡的永生,開在前生的彼岸。你是曼珠沙華無與倫比的殘豔,你是曼陀羅華悲傷的氾濫成海,你變成了血一樣的紅色,你赤目驚心一樣的赤紅,如火,如血。彼岸花,你站在彼岸,花開一千年,花落一千年,你在那最初的寂寞裏找不到你的葉,你立在彼岸,卸光所有的記憶,看著那藍天白雲,輕輕飄走,看著那高山流水,靜靜流淌。

彼岸花,你在彼岸微笑著,葉花相錯,花開時看不見你的葉子,你小心的開著每一朵,安靜到不惹人注意,安靜到一種淒淒然,安靜到只有與自己相伴。彼岸花呀!只為追尋你的腳步,脆弱的看見你在那裏開呀開,有花無葉,妖豔似火噴出般的熱情,一年又一年,花開彼岸望穿成秋水。偶爾有明月來相照,康泰領隊只是這妖豔似血的彼岸花,有誰又知道它的淒苦呢?

彼岸花,永遠在彼岸悠然綻放。我知道,你只是躲在一旁,倉皇的哭泣,你只是讓鬥轉星移血紅鋪成的地毯,讓日月陪你兼程老去,你只是在轉世輪回裏淒涼殘缺成唯一的風景,你的等待,只是錯過了永遠,錯過生生相錯的歸期。風吹走了,什麼也沒有了,你在彼岸邊,凝視黃泉路漫漫,一直等三千日,等到渡口前方,等到能想起前世的自己,等到曼珠和沙華輪回轉世時,再也不分開。

彼岸花,你妖紅在忘川河旁,對著三途河岸遙望,緣盡卻不散,緣滅卻不分,守候在彼岸花開遍野幾千年,你深情的遙望,血紅一樣的妖豔。那一地的赤紅,春分前後三天,秋分前後三天,彼岸花,斷腸花,此花開彼岸,情不為因果,斷腸空悲戀,花葉兩不相見。彼岸花,開在千年輪回緣字絕,開在忘川水清靈,開在此望到彼岸,開在淒涼與悲哀的指尖。

彼岸花,你開在忘川,望穿秋水,你在想念著誰,相惜卻不得相見,你在冥界忘川,花開遍野,從此獨自在彼岸。彼岸花,你開出了愛情使者轉世無數的淒美,你開出了彼和岸在忘川裏血一樣的絢紅燦爛,你把曾經,把靈魂也度過了忘川!

歲月飛逝流光盡,彼岸花,我就這樣看著你,輪回到不變, 就這樣看著你生長在草叢旁,大路邊。彼岸花,你開在傳說中的彼岸,你開出血紅的絢爛,彼岸花,淒豔的彼岸花!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7:11|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8月28日

獨自默數著與風月無關的憂傷


有人說,心若向陽,便可看不見悲傷,那麼心若憂傷呢?是否也可無關痛癢,笑對滄桑?有人說,人生無常,恍然如夢,若可心安,便是歸處,那麼我的心是否也可以隨風流浪,飛往自由的天堂,從紅顏到遲暮?我心若雪,康泰無關風月,誰又能懂?

——題記

我時而如火,會將你難以啟齒的溫柔灼傷,我時而如水,獨自默數著與風月無關的憂傷。

無關風月總關情吧,從動情的那刻起,便再難全身而退。也許冥冥中早有註定,我終是一個為情所困的人,在愛裡重生,在愛裡死去。

總不想說自己是個冷漠的人,但確是實在的不夠熱情。寂靜的夜,敲敲點點,遠方的歸人在哪一程做著怎樣的夢呢?突然就想起了一些人,心湖的漣漪層層暈開,泛起一絲一縷的微笑漾在嘴角,原來這就是愛,這就是心安。

還記得吧,我們最初見面的場景,每當想起,依然刻骨。墨染流年的時光裡,走過之後,才明白,原來和你有關的點滴都悄悄地於心底銘記,它時刻隱約裡提醒著我,找到你,就是幸福。於是我開始尋找,親愛的,康泰來我懷裡或是讓我住進你心裡吧,讓我聽聽你的心聲,讓你知道,我在這裡。

我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對於外界的所有都有著與生俱來的防禦,包括曾經的你。遇見你,我是幸福的小女子,是快樂的小精靈,也是情愛裡的塵世花,花開花落,一季又是一季,是撲向火苗的飛蛾,明知會痛,依舊義無反顧,沒有退路,沒有悔恨,寧負盡天下,獨為你此生不悔。

遇見,別問是劫是緣,其實是劫或是緣,誰又能分得清呢?若是喜歡,何必誇張成愛?真正的愛是不計較得失的,是有苦有痛的,是有淚有傷的。有多愛就有多少痛,有多苦就有多少淚,我要的不多,只是你愛我而已。

因你懂得,故我心安。我知你是最懂我的人,這輩子,我都不想失去,可又害怕失去。

許是因為年齡的增長,越來越不喜歡稚氣的東西,包括人,我一直想要一個懂我的人,疼我一人,愛我一心,將我溫柔地守護;許是因為經歷的增多,越來越不喜歡太過煽情或熱烈或悲傷的情感或話語,我會淪陷,我會落淚,只因所有的深情都傾付給了你,我拿什麼留給明天的旅途?花開寂靜,花落默然,我自始至終只是一個過客,寄乾淨的靈魂,給安然的孤獨。

如果相愛,可以攜手就好了;如果相遇,可以相守就好了;如果重逢,別再擦肩就好了……如果,只是如果,可是,沒有如果。緣深至此,情薄於命,你說,我過於悲傷,試問,誰又懂得我的苦我的淚……

有人說過,人的一生中會遇見三個人,你愛的人、愛你的人、相愛的人,那麼你是哪一個呢?我愛你,你愛我,如此相愛,可是又能怎樣呢?我想結局終究還是少了一個相守的人,相愛是過程,相守是結果,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相愛到相守不是同一個人吧?遇見你以後,我明白了真正的愛,體會到了愛裡的甜蜜與痛苦,愛情的江湖,我總算是一個行者,而不是過客了。經歷過,懂得了,心也不自覺地疼了……

哥哥,記得你曾是我的哥哥,你是那個想要一個親昵的妹妹的哥哥,這或許就是骨子裡的惺惺相惜吧,哥哥,你就是我尋找了許久的哥哥啊。

你會心疼我,你說我像是林黛玉,多愁善感且總有流不盡的眼淚,你不希望我那樣憂傷,因為你會無能為力地心疼。擦不到眼淚,抱不了溫暖,縱使隔空揉碎,你的懷裡依然無我,而我卻在另一端默默地放縱淚水。

你會包容我,儘管我的內心住著一個不安分的魔鬼,時而瘋狂,時而無常,時而憂傷,時而沉默,你都悉數看在眼裡,容在心裡,你說,我就是說不清哪裡好,但就是誰都代替不了。

你會懂我,即使我什麼也不說,我如蓮的心事總是逃不過你這看花人的眼,於百花園中唯獨愛蓮,不采不摘,不來不去,只兩兩相望,將我的心緊緊收藏,在你的柔情裡沉淪了幾世夢回。

慢慢地才明白,深愛一個人是會沁入骨髓裡的,別問會牽手多久,即使一朝轉身,那眸子裡的淚光,也會映著當年的信仰:我愛你,康泰領隊不許地久天長,就現在。

其實,最好的守護,也是無言的陪伴。

記得那夜吧,我哭得肆無忌憚,那一刻我的世界都變得黑暗,似乎所有希望都無,只祈求就此湮滅。每當這樣的時候,我都想到你,想跟你通話,即使什麼都不說,我只想在你面前毫無掩飾地放縱,即使知道你也會心疼地無處躲藏,然而你並不躲,你已習慣了這樣的我,只是一如既往地以我需要的方式陪伴。我想,如果你在我身旁,我已在你懷裡,流盡我那一夜的淚水。

後來,那晚,我並沒有找你,只是一味地掉淚,然你的電話來了,我想這就是緣吧,是的,從最初的相遇開始,就註定了此緣非淺,是建立在心靈上的共鳴。毫無疑問,你還是那樣地安慰著、體貼著,每當我無助到哭泣的時候,你都會以哄孩子一樣的口吻予我以寵溺的依靠,你說,在你眼裡,我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

尋尋覓覓,許多年,只為知己一人,死而無憾。

你知我、懂我,疼我、惜我,我想要的你都能給,且我有的一切也是你所喜愛的,可是親愛的,你在哪裡?

我會為一對被傳為美談的“千年知己”而驚歎,康泰領隊無關風月,只關心靈,這種緣分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有的人一輩子也等候不來知曉高山流水的知音。而於你,我想此生再難忘記,只因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

愛,無關風月,只關情;緣,無關風月,只關心。我心若雪,無關風月。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6:51| Comment(0) | 康泰導遊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