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06日

你我的感情


路,還在
只是這一次開始,又不知道在哪裡結束
你我的感情 敵不過時間 世情
你我疲倦如旅人
走走停停

暖生是我認識的第一個朋友。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第一次見她是在幼稚園,她身材微胖,總是紮著兩條粗粗的辮子,有些土,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擠出兩個深深的酒窩,她用她那髒兮兮的小手在我的白色連衣裙上留下深深的印記,從此我便牢牢的記住了她。

暖生是我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也是我童年時唯一的朋友。她高過我一個腦袋的個子和有些超標的體重,和我站在一起總覺得有些不協調。可她卻總喜歡扯著我的衣角,跟在我身後,我到哪,她就在哪。

"四月,你看,那是海嗎?"

"四月,你說葉子落了會飄向哪兒?"

"四月,你,會離開我嗎?"暖生總有很多問題,小小的她,眼神裡似乎有很多小秘密。暖生好像沒有家,我也沒有問過她她的家在哪。每次媽媽催我回家,她總是可憐兮兮地看著我,

"四月,你要走了嗎?"

"四月,其實...其實..."暖生總是這樣話到嘴邊又欲言又止,"四月,再見"她眼裡閃過一絲憂傷,攥著衣角,嘴唇咬的緊緊的。

我記得,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她。

等我再去找暖生的時候,她已經離開了。有人說她是沒人要的野孩子,所以不定期的繼續漂泊;有人說她的媽媽帶著她跟著別的男人私奔了。許許多多的猜測,可總沒有人知道她離開的真相。從不知道她家在哪,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再沒有聽過她的故事。好像她從不曾出現。

"四月,再見"

那一次的道別,原來是真的告別。

每一次遇見都不是偶然,是你與我無數次回眸,唯一一次眼神交匯。這一秒我和你錯過,下一秒你我又不知身在何處。我和你並肩走過許多路,涉獵過同一種風景,可你卻消失在半途,自此以後 海角天涯 天各一方。

2010年夏天,這一年夏天和往年一樣燥熱。與暖生已分別12年。我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距離暖生很遠很遠的城市。

"四月,是四月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瘦黑瘦黑的臉頰,小小年紀的她耳鬢竟生出了絲絲白髮,只有那對深深的酒窩,讓我一眼認出了她。

"你,是暖生?"我有太多的疑惑。

"四月,你還記得我"暖生的眼神澄澈如水,"你,還好嗎"

"當年為什麼不告而別?"

"四月,對不起..."暖生總是這樣,compass college 啟示書院意味深長讓人難以捉摸,"我有我不能說原因,所以,四月,別再問了好嗎?"


無數次的回眸,再一次的相遇。你我如水的純真,悄然消逝,笑靨如花已是似水流年。當我與你再度擦肩,你留一笑面,再無交結。

暖生的父親是一位精神分裂的患者,當年,他發病時砍死了她的母親,小小的她,背負著沉重的傷痛,為了家,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挑起了重擔。她自此以後,帶著患病的父親流離在各種市鎮之間。

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自從那次碰面以後,我便常常去看暖生,偶爾帶些衣物,偶爾帶些吃的,起先她還總是推脫,後來也就不再說什麼了。每次我去看她,他的父親總是縮在角落,畏懼地看著我,碎碎念著什麼。

生於向陽,春暖花開。


在暖生的強烈要求下,我沒再見過她,如新集團甚至連她的消息也無從得知。

"四月,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再見"這是她與我的最後一次道別,說這話的時候,她笑的很釋懷,瘦骨嶙峋的臉頰讓她的酒窩顯得越發深邃。

所以,暖生,珍重


"四月,你看,那是海嗎?"
"四月,你說葉子落了會飄向哪兒?"
"四月,你,會離開我嗎?"

posted by 閑花を見て at 15:17| Comment(0) | compass college 好唔好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